主页 > 视点消费 >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 >
发表于2020-05-28
732次已读

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

赤粒艺术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 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 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

    展期

    日期:2014-05-23 ~ 2014-05-27

    地点

    「ART SOLO 14」艺术博览会

    参展艺术家

    李足新

    赤粒艺术:【疆界的边缘】李足新个展 赤粒艺术

    台湾,台北市

      孤独的意象世界~阅读李足新的绘画创作

      文/陶文岳(艺评家)

      十七世纪知名的荷兰画家林布兰(RembrandtvanRijn,1606~1669)特别喜欢描绘个人肖像画以记录下生活历程,所以不管是他穿着光鲜亮丽的锦缎华服,抑或是不修边幅、困顿潦倒时期的颓废样貌,在光影氛围烘托下,自然呈现了画家真实写照。在林布兰这幺多不同时期的自画像中,始终凝聚一个共通的视点,就是从画家深邃眼眸中所散发出的忧郁质地,这让我联想起李足新的创作。

      画面一贯的昏黄黝暗深沉,主题居中而背景单纯,在李足新的作品里,似乎能嗅闻到浓烈的乡愁,就如同林布兰自画像中的孤独身影,当然画家的孤独还包含了内心自我的激情、敏感、忧郁、苦闷、孤傲与自怜……,这些複杂纠结的原欲情绪,主动在内心构织起神秘花园。他的创作似乎沾染了怀旧恋物的气息,执着于古典色彩氛围,强调聚集光源视觉的焦点。李足新在这片园地中,自由地挥洒,梳理翻掘记忆尘土并种植超现实的创意灵光;所以一张蜕黄陈旧的皮箱被摆置于凝冻的时空位阶、残缺小提琴可以与超现实大师达利的虚幻脸影跨世纪重叠、无言的蔬果被悬置跌宕于虚拟的风景中……,一切的一切,尽在不合理逻辑的逻辑,沉澱在臆想幻觉迷宫中穿梭摆荡,总是被其适时发掘并发挥创意巧思,在他精湛写实技法的引领下,重现深藏于内心的乌托邦世界。

      「无论想像与真实,对于前方的世界一无所知,你所熟知的是你原来的自己,极为有限,你所追求的却又极为广大,内心的翻搅与广大的未知反覆袭来,所以必须有所託,寄物抒情。」----李足新

      如果说这些物件的创作让他孤独的心灵渲洩舒展,那幺对“马”与“人物”的描绘又抹上一层灵魂的记忆投射。幼年的李足新就与“孤独”为伴。居住环境远离尘嚣喧哗,白日独自与阿公相处在深宅大院中,很少接触邻人,或自在的闲晃嬉戏林间,这些儿时的点滴记忆早已烙印在心头而挥之不去,构成回忆的元素,等到成长后才一一又蓦然翻涌而现,成为创作的风格特色。

      李足新画马的姿态,一贯以侧面之姿,马略为低首,静静地伫立着,很少呈现全景形态。牠们就如同一个个静止的物件,被放置于暗沉无垠无声的场域里。历来古代东方诗人的眼中,马被赋予了孤独行旅必备的象徵,所以常见古老水墨画中的场景,一个孤单旅人骑着马,顺着崎岖蜿蜒的山路,缓慢而行。如果说眼睛是灵魂的视觉窗口,那幺李足新画的马,牠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怜悯、忧郁、哀伤,它反映出上个时代与这个时代因距离撕裂的悲情。「马的眼眸取代被禁锢的眼睛,『物不自异』,所有的不同,都源于观看者的自身对照而来,眼睛看到就是心里想的。」在某些方面,李足新认为马的创作图像出现,纯然是“孤独乡愁的作祟”。

      李足新会产生“乡愁”的开始,如同他所叙述的「1994年刚从美国回到台湾,正为生活上的困顿而苦恼。在精神上,则处于创作的摸索期。脑海里清晰地记得一个冷凝的夜晚,无意间在一个陋巷的夜灯下,看到一只被遗弃的皮箱,犹如一个画面般,出现眼前,内心极度激动,那只皮箱犹如承载了我十余年来的心境与历程…我以皮箱作为一种自传式的抒发,开始以超现实手法作为个人的创作语彙。」

      如果说“皮箱”作为李足新创作“拟人化”的表徵,那幺他创作的“老农”与“老兵”系列油画,无疑像是凝聚了台湾社会的上一代历史,集体记忆下的镜面投射与写照。前者着重于强调描绘手脚肢体,让上身自然消失于虚无背景里,接近超现实效果,强调人与土地的亲密关联。后者专注于头部描写,着重于忧愁深沉的脸部表情与无髮光亮头颅表层的再现,表达生命无常的情境。画家感怀的是一种时光消逝凋零下的无力感,台湾老农与老兵结果皆一样,随着年岁增长与身体老化,并未能随着时代转变而融入社会,相反地皆逐渐被推向边缘化,成为社会边缘人。他们勤苦劳动或漂泊一生,最后在这个社会中犹如浮萍般的显现无力感,承载着时代变化的冷酷与现实面。

      「我的创作自生命经验出发,投射于人性普世价值的探讨,透过画笔,以缓慢而坚定的姿态实践个人对于艺术创作的坚持,将这些历史遗痕沉澱为人文精神。」

      对于这位坚持己念的艺术家而言,他所创造出的图像,事实上不仅传达了普世价值,重点是,我相信在每位观者心里,如同这些作品所扮演的舞台剧效应已开始发酵,让我们重新审视与思考这个时代与社会的精神和定位,更珍惜当下小确幸的拥有。

  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